新北市

議員

張舒婷 Tiunn Su-tîng

新北市

第 2 選區

林口區、五...

大家好,我是代表基進黨參選新北市新莊、泰山、林口、五股的市議員候選人張舒婷。    決定參選市議員,是我這輩子最重大的決定之一,有朋友問我為什麼突然做這麼大的決定?或許可以說,從2013年8月為「洪仲丘事件」第一次走上街開始,就埋下了走上這條路的種子。   當時的我原本對於政治冷感、對社會議題不關心。會在意「洪仲丘事件」單純是因為我自己有弟弟,當我看到軍官面對生命的逝去非但沒有任何的懊悔,而是用一付理所當然的姿態反覆說著「沒有畫面、沒有畫面」時,我內心受到了強烈的衝擊。「為什麼一條人命的逝去,他們卻一付好像無所謂的態度?」、「為麼會沒有真相?」、「為什麼他們沒有絲毫的抱歉?」、「為什麼?為什麼?」我內心產生了許多疑問,問的愈多愈對軍中的黑暗、腐敗感到憤怒,因此我走上街頭,用行動表達抗議。   自從「洪仲丘事件」開啟了我參與社會議題的道路,之後陸續參與了「反服貿」、「反核四」、「反高中課綱微調」等等行動,看見了愈多的不公不義,愈加深我想要做些什麼來讓社會變得更好的意念。終於在2015年底,我遇見了基進,在了解基進黨的三大主張「政治民主化、主權自主化、社會自由化」後,便決定要與基進一起為台灣的未來打拼,就這樣一路走到現在。   很多朋友會為我擔心,畢竟素人參政不容易,而且沒錢、沒勢、沒背景的我只是一般上班族,要怎麼和那些政二代、富二代在選舉上競爭?我告訴他們,正因為我沒錢、沒勢、沒背景就只是一般上班族,所以我更能懂得一般市井小民的心聲,從事保險業務讓我習慣傾聽、了解需求,所以我更能貼近一般社會大眾。在傳統選舉思維中青年參政存在著許多不公平的劣勢,但這樣的選舉規則難道不該被打破嗎?難道政治非得有錢、有勢才能參與嗎?我知道會很辛苦,但我不害怕也不恐懼,只求讓我們帶著理念和覺悟,衝撞進舊體制裡,那麼帶著理念進入體制的我們,就會為理念而服務,進而帶動起新氣象改變的可能。   如果現在的政治讓你感覺到絕望,那麼這一次就跳脫過去習慣的政黨選擇吧,給我們這群帶著理念與熱情亟欲讓台灣變得更好的候選人機會,送我們進議會,讓我們為你、我和台灣的將來努力。   我是張舒婷,讓我們共同打造一個舒活的新北市。   #青年入政 #新莊 #泰山 #五股 #林口 #舒活城市張舒婷 #新泰五林張舒婷 #讓政治可及讓城市可親

高雄市

議員

李欣翰

高雄市

第 4 選區

楠梓區、左營區

我是李欣翰,來自援中港的小孩。這次,我代表基進黨參選左營、楠梓區市議員。 原本,我也和大多數人一樣,對政治冷漠、對公共事務興致缺缺,認為只要管好自己的事情,做好自己的工作,扮演好自己的角色,一切自然會變得美好 四年前的氣爆,炸出了高雄人難以抹滅的傷痛,也震醒了安於現狀的我。當時還是職業軍人的我,在救災過程中,深深體會到作為一個高雄人,我對這座城市有多陌生;面對災難時,我們有多渺小。也讓我重新去思考,身為高雄人,我能夠為這塊我生長的土地,做些什麼? 退伍後,加入了「高雄好過日」協會,舉辦許多講座、實際走入地方推動社區營造的工作;也在社群媒體上推出了一系列的政策、案例研究。期盼能用自己的一點小力量,讓高雄慢慢的變好。 然而在這過程中,站在公民社會或體制高牆外的吶喊,使我察覺能改變的實在非常有限,有時也會非常無力和失望。因此,我常在想,如果能有那麼一點可能可以進入政治領域:進入台灣所有社會問題破敗的根本、進入所有人都認為骯髒無望的地方,用我們這群青年對價值堅定的捍衛、對改革誠摯的熱忱、對腐敗深刻的痛徹進行改造。那麼,我認為,政治還是有可能的。 政治或選舉,不該是壟斷在名門貴族手中,而是屬於平凡的你我,屬於不那麼輕易妥協、不那麼輕言放棄的你我。 身為一個土身土長的高雄人,我們都熱愛這座城市。但很多時候,當這座城市正面臨轉型的陣痛與掙扎時,大聲地批評、指責它的不足,或許是很簡單的一件事情。但我們都清楚地知道,這樣做根本無助於幫助這座城市變得更好。我們需要的是,對這座城市的過去有更多的包容與理解;需要的是,對它的未來有更多的想像和參與。我們希望,透過入政參選,打破現時被少數人壟斷的政治結構,讓基本又進步的聲音能夠大聲地在市議會中發聲!我們一起來讓高雄,變得更美好! 我是基進黨左營、楠梓區的市議員候選人,李欣翰,我在高雄出生、在高雄長大。高雄,是我的過去,也是我的現在,我所追求的,是屬於你我共同的未來。 邀請你,和我做伙來打拼!

新竹縣

議員

余筱菁

新竹縣

第 8 選區

竹東鎮、五峰鄉

你怎麼會想出來選? 你為什麼要從政? 這是我常常面對選民的時候,選民問的問題。 為什麼我想從政? 我今天也問我自己。 因為我看不下去了,因為我發現我再不做些什麼, 我覺得很痛苦, 我看不下去台灣沒有公平正義, 我看不下去這些人把人民納稅錢一把一把的亂花, 一顆農夫娃娃佈告欄花65萬, 在竹東榮民醫院前面一大排, 人家說選舉要很多錢,人家有給,你有嗎? 沒給選得上嗎? 我說:我現在沒有錢給,以後也不會有錢給, 我余筱菁一輩子都不會有錢給, 因為我不會貪不是我的一分錢, 所以我一輩子也不會因為從政而有錢。 因為我們的下一代看到的不是這麼糟糕的環境, 不是不知所云的動漫園區, 別的縣市可以變漂亮,有文化,有深度, 為什麼新竹要被別人笑文化沙漠? 拿1.7億搞出一個動漫+文創園區? 我希望竹東的垃圾山有朝一日可以解決, 我希望讓更多人知道還有人在努力為台灣的未來奔走, 荒野的夥伴、時代的夥伴、公民團體的夥伴、 文史的夥伴、綠黨的夥伴、主婦的夥伴, 建國的夥伴,還有很多很多夥伴在努力著, 我進入體制內是希望有機會給夥伴們一點點力量, 讓我微薄的力量可以對這個體制造成一點點影響。 因為我已經將我的心獻給台灣。 為什麼我覺得我可以改變什麼? 我一個人可以改變什麼? 你以後也會遇到一模一樣的困境你知道嗎? 是的,我知道。 我不期望我一個人就可以做成什麼事情, 因為我沒辦法,我做不到, 但我希望台灣未來變好,所以我踏出舒適圈, 跟每一個我不認識的臉龐努力問好, 跟大家介紹我是誰、我的理念。 我沒辦法馬上做到改變,民主的道路一向都不容易, 是前人的一點一滴的努力,搭建成台灣民主的搖籃, 割闌尾沒有成功,但不代表他沒有造成影響, 公投法連署也沒有成功,不代表他沒有造成影響, 318學運沒有成功,但改變了許多人看待台灣的眼光, 改變了台灣公民的心。 今年我希望新竹縣的每一票,都支持新人, 支持你認為有理念的人。 讓新竹縣的政治生態正常、平衡、制衡, 新竹縣才會有改變的可能。 我們教導著小孩不能說謊、這個世界的公平正義、 這個世界的美好善良, 所以我來了,我來實踐我想像中的台灣未來。